1. <bdo id="g3ghw"></bdo>

  2. <track id="g3ghw"></track>
  3. <track id="g3ghw"></track>
      熱門搜索: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2011世界杯 亞運會 黃海軍演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熱點評論 >> 內容

    哪些人是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?

    時間:2012/10/24 22:32:48 點擊:2597

    哪些人是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?

   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們(梁偉馳制圖)

    中國的外交宣傳主打“感情牌”

    媒體上能夠出現的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可不是隨意稱呼的,這是中國特定的一種外交用語?v觀歷史,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有官方的和私人的兩種,有媒體曾在去年檢索了1949年至2010年的《人民日報》,發現有601人曾被稱為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,他們來自五大洲123個國家,中國人民可謂老友遍天下。

    與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相對應的另一種我們常見的外交用語是“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”,再對1949年至今的《人民日報》進行檢索,發現有140多篇文章里出現了“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”這樣的話語。

    中國的外交政策(主要指外交宣傳)是羞于談利益,善于并且主打“感情牌”,這一點上是符合中國傳統文化中人與人的相處之道的,所以出現這樣“另類”的外交用語,也不算很神奇。…[詳細]

    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可以分為四代

    在1930年代來到中國的老朋友,和1950年代來到中國的老朋友,絕對不是一個概念,甚至可以說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

    雖然都被稱為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,但這個群體實際上可以分為“四代”,他們之間以幾個標志性的事件為界。

    一代老友,是那些在20世紀的上半段,懷著理想主義不遠萬里來到中國,投身中國革命,或通過各種形式為中國革命、為中國共產黨出力的人們。從思想上看,他們大多傾向左翼(左翼是當時的進步思潮),同情工人、農民和所有勞苦大眾。他們的職業以記者、醫生為主,其中的很多人我們至今仍然耳熟能詳:斯諾、史沫特萊、白求恩……。

    二代老友,在1949年新中國建立之后登場。他們主要來自第三世界國家,是在建國之初的特殊外交形勢下,與中國保持“盟友”關系的政治家們。在兩大陣營分庭抗禮的冷戰年代,成立不久的新中國需要找到一批國家成為自己的盟友。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一批來自盟友國家或政黨的政治領袖紛紛成為獲得中國政府認可的“老朋友”,其中就包括剛剛去世的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,還有很多非洲國家領導人。

    三代老友出現的標志,則是1972年的中日建交和基辛格訪華,他們是為國家友誼破冰的人們,尤其是為中日、中美、中英、中法、中德關系的正;鞒鲐暙I的人們。三代老友們的形象將更加“衣冠楚楚”——迥異于革命和內戰的年代,在新的國際局勢和國內環境下,能夠為“友誼”發揮更大作用的不是記者和醫生,而是那些手中握有政治、經濟、文化權力的精英人物,比如基辛格、田中角榮。

    四代老友是在改革開放之后出現的,他們幫助中國逐步融入世界主流秩序,登上國際舞臺。他們是最“雜”,也最沒有形成規模的一批。他們中的一些人,幫助中國和世界建立了經貿往來;另一些人,則在中國融入各類世界組織的過程中起了很大作用。最著名的四代老友是薩馬蘭奇。他曾說:“我在全世界取得過許多榮譽學位和榮譽稱號,但最珍惜的是被稱為‘中國人民的好朋友’!

    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態度呈多樣化

    記者斯諾是相當著名的“中國老友”

    站在雞蛋一邊的老友

    以代際劃分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之后,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,這是一個極其豐富、復雜的群體,很難給他們安上統一的描述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在1949年之前來到中國的一代老友,是最“純正”的老朋友。

    當他們來到中國時,中國共產黨還只是一支相當弱小的力量,國民黨才是執政黨,日本人正侵略中國?梢哉f,在那時,并不是共產黨選擇了他們,而是他們選擇了共產黨。

    這種選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它不是簡單的“站隊”、“押寶”,也不是懷有單純的人道主義便可做到——要知道,當時抵達共產黨根據地的記者、醫生及其他外國人,都是歷經艱險,突破了國民黨政府的重重封鎖。他們所做的,是打破新聞封鎖,去報道官方禁止報道的話題,去救助一度被視為異己、敵人的力量。

    他們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,是站在“雞蛋”一邊的人。后來,世事變化,時過境遷,這群人的命運也發生了令人唏噓的變化。

    老朋友也有批評中國的時候

    被列入老友名單的人,并不等于是現存秩序的“死忠”、“腦殘粉”,更不等于被利益收買的人,也多半不是什么投機主義者。事實上,相當多的老友(大多是第一代老友)都曾公開批評過政府,有的直接在毛澤東面前表示反感個人崇拜,有的在改革開放年代里懷念計劃經濟時代,有的始終關心著中國人的公民權利……

    就拿最著名的老友、曾經在國慶節與毛澤東一起登上天安門城樓的埃德加·斯諾來說,他的傳記作者伯納德·托馬斯這樣評價他:“盡管中國和30年代世界的可悲狀況使斯諾變得激進,但是,這一過程并沒有取代,而是進一步加強了他那固有的自由主義、人道主義、個人主義的內在沖動!痹谶@種沖動的驅使下,斯諾一直注意捍衛自己的獨立思想和完整人格。

    當然,中國待老友不薄

    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。對于中國人民的老朋友,中國政府不吝給予高度禮遇。

    高級領導人的會見和宴請是一種常見的款待方式。即使是導演伊文思、英國作家韓素音這樣不具行政級別的文化界好友,只要他們與中國人民的友情足夠深厚,也能夠與中國領導人聊天、吃飯。對于居住在中國的老友,每年都會有固定的機會見到國家領導人。

    一般來說,領導人在任期內和退休后的生活落差很大。而作為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,來自北京的友誼也是一種寶貴的資源。

    南斯拉夫共產黨總書記鐵托去世時,《人民日報》曾經用整個頭版進行專門的報道和紀念;中國曾經以很高的規格邀請已經下臺的尼克松到中國訪問;曾任全國政協主席的鄧穎超曾設家宴款待日本政治家西園寺公一,祝賀他的八十壽辰……

    穆巴拉克式的人物只是“老友”中的少部分

    一部分“老朋友”受到詬病

    去年春天,卡扎菲和穆巴拉克相繼被趕下臺。一個段子開始在網上流行:“當今世界三大瀕危物種:大熊貓、金絲猴、中國人民的老朋友!。

    作為政客,“老朋友”中的“老”字已然帶有諷刺意味——尤其是在當時的背景之下,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在人們的理解中往往等同于卡扎菲、穆巴拉克等獨裁者。

    穆巴拉克的確是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,他曾被《人民日報》十度以老友相稱。他與中國人民的“友誼”來源于他的對華友好態度,所以,他大約可以被納入“三代好友”的行列之中。穆巴拉克本人曾經十余次訪華,先后會見過毛澤東、周恩來、鄧小平、江澤民、胡錦濤等中國領導人,并與他們建立了良好的關系。

    不過,能夠以埃及領導人的身份與多代中國領導人維持關系,也不能不說是一件荒謬的事情——可見他霸占權力的時間有多么長。結果,他在短短18天的時間里就被抗議的民眾趕下了臺。

    比穆巴拉克下場更悲慘的是利比亞前領導人卡扎菲,但與網上盛傳的說法不同,這位統治利比亞長達42年的上校從未以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的身份出現在官方話語中。理由很簡單:卡扎菲在任期間的行為并不符合中國的核心利益,他更像是“臺灣人民的老朋友”。1971年,卡扎菲宣布承認新中國后,卻告訴臺灣當局:“中華民國大使館”不必撤離。也就是說,他在事實上實施了“兩個中國”政策。直到1978年8月,利比亞才與臺灣當局斷交。但在此后很長一段時間內,卡扎菲和臺灣當局一直保持著“眉來眼去”的曖昧關系。

    對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的整體污名化應該得到糾正

    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的名單里,有些人的名字確實很不光彩,如波爾布特(柬埔寨)、齊奧塞斯庫(羅馬尼亞)、蒙博托(剛果)、穆巴拉克(埃及)等,這些人歷史都將給出或遲早給出正確的評價。同時,我們也應該注意到,這些“老朋友”只占少數。

    實際上,位居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榜單前列的,有各種各樣的人物:記者、作家、政客、商人、科學家、電影導演……看過這張榜單你就會知道,穆巴拉克這樣的專制國家領導人只不過是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”中為數很少的“非主流”。

    作者:不詳 來源:網絡
    相關文章
   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
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內容:
  4. 關于我們 | 服務條款 | 法律聲明 | 刊登廣告 | 在線留言 | 招賢納士 | 人員認證 | 投訴建議 | 合作加盟 | 版權所有
  5. 中國群星演藝網(www.hy51home.com) © 2022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6. 有害短信息舉報 | 陽光·綠色網絡工程 |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|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廣東省通管局 |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|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  7. 信息來自網絡轉載,不確定真實,如有版權問題聯系客服QQ:501734467
  8. r级无码视频在线观看

    1. <bdo id="g3ghw"></bdo>

    2. <track id="g3ghw"></track>
    3. <track id="g3ghw"></track>